第叁回 廢院君王妃擔國政 謀變

顯示/隱藏目錄
世界和平公理,男女本是平權,各有責任在人間,豈可外重內偏?朝鮮王妃閔後,說起算是大賢,廢去院君把政擔,國內稍微治安。上場來《西江月》罷,內有古段相隨,列明公尊坐,聽在下道來。表的是大清壹統錦江紅,出了那牛馬二英雄。要問牛馬英雄是怎回事,列位不知聽我明。道光年英國販賣大煙土,怒惱了那位林文忠。林則徐燒了他們的煙土,因為這個才起戰爭。英國的大兵到了浙江地,攻破了我們那座寧波城。寧波府轄有壹個乍浦縣,縣中裏有壹個老頭本姓龔,養活了壹個牛來壹個馬,專指著賣豆腐為他營生。這壹日英人到了乍浦縣,把龔老頭的家業搶個空。接著又牽他那個牛和馬,那頭牛可就起了愛國誠。照著那英人官長就壹角,把他的肚子頂個大窟窿。眾英賊壹齊的往上跑,那頭牛左右東西四下衝。撞著壹個頂壹個,壹連頂死了人十幾名。眾英賊壹見事不好,拿出槍來與牛爭。快槍壹響就把牛打倒,嗚呼壹命歸陰城。那英人又騎上龔氏的馬,順著江沿去攻那座鹽海賊城,這匹馬特意打個前失跌,把英賊跌下馬鞍來。這馬慌忙就踏住他的腹,腦袋上就用蹄子蹬。把那英賊活扒死,他這才壹撒歡兒影無蹤。眾英賊壹見說是不好,這牛馬八成是神靈,於是不把鹽海犯,那座城所以得了安寧。戴大人就把他們國畜叫,又提了名兒叫他二忠。這就是牛馬英雄壹件事,眾明公妳們好好聽壹聽。扁毛畜生還有抗賊義,我們不保國怎對起畜生?國保就是我們的身家保,國破怎保身家性命存生?要想保家總得先保國,家國原來是壹宗。要等著國亡家也不能好,那時節父母妻子各西東。家業財產全歸外人手,想要不給也不行。從今後別把外國人來怕,要欺負咱就與他把命拼。外國人也是怕那好硬漢,咱要硬了他們就要放松。列位呀!妳們仔細想壹想,我說這話全然不是胡蒙。上場來幾句閑言書歸正,還把那日本花房明壹明。上回書說的是,日本領事花房,逃在海岸以上,前有大海,後有追兵,正在為難之際,只見上稍來了壹號輪船,他慌忙招呼道:“救人哪!”那船來至跟前壹看,是那英國的商船,去上日本橫濱作買賣的,於是花房坐上這只船,歸國去了。單說牛全忠趕到海岸,壹見花房被人救去了,他壹看這個事情,已經泄漏了,他可就跑往美國去了。剩下那些個殘軍,鬧了壹天,也都安撫下了。那大院君等鬧了壹個,畫虎不成,真是可笑。這且不表。單說花房來至國中,見了伊藤公,把以上之事說了壹遍,伊藤說:“從今後我可有了對付高麗和中國的道了。”好壹個很(狠)毒的伊藤博文,他懷著破壞高麗中國心。說:“高麗本是中國的屬國,他們不能好好的去保存。他們不能保護咱們保護,不可失了這個的好機因。高麗緊靠著奉天、吉林地,得了他就容易把滿洲吞。現今他攻了咱們領事館,依我看是咱國的大福分。他不找咱咱還要把他找,況且說他上趕著把咱尋。我常愁吞並他國沒有道,要如此我們可就有了根。”於是又派官員往高麗去,這官員的名字叫井上馨,回頭又把英雄大山巖叫:“妳領那第壹鎮的大陸軍,跟井大人壹齊往高麗去,到那去問他那無道昏君,為什麽攻了我的領事館,為什麽殺了我的眾商人?殺了我們的商人不要緊,我國損去了五十多萬金,今日必須賠了我們的款,若不然我就與妳動大軍。還得許我安兵在領事館,好保著我國領事與商人。還得差人上我國來賠罪,與我那死的留下養家銀。賠款無錢行息去借外債,指那國地作保不認得人。妳二人就照這樣對他講,看他有什麽話兒向咱雲?”二人齊說:“是,我們記住了。”這就坐上輪船起了身,日本興師問罪咱且不表,且表表我國駐日的公使臣。話說日本派了大山巖、井上馨,去上高麗問罪,當下驚動了我們中國駐日的公使黎庶昌。他聽這個消息,說道:“高麗本是我國的屬國,現在他要插手奪權,與我中國很有不便;要是高麗歸了日本保護,離我們東叁省就近啦。要到那個時候,我們東叁省也怕不好。”急忙的修了壹封書子,到電報局,打到北洋大臣這來了。這個時候,北洋大臣李鴻章丁憂,張樹聲署理。當日接了黎庶昌這封電信,扯開壹看,但見那上寫著:“駐日領事黎氏庶昌把事陳,敬稟我國的北洋張大臣:大院君無故的作了禍亂,他攻了日本領事衙門。現如今日本派兵把高麗問,壹心要淩虐他國的君與民。那日本不過區區叁島地,所以生出來這樣狗狼心。伊藤博文也曾畫過策,他要把中國與那高麗吞。想要吞並中國的東叁省,不得不先在高麗把力伸。與高麗私自訂下通商約,又安上花房壹位領事臣。因為攻了他們的領事館,又要在他國中把兵隊屯,牛全忠殺了日本人幾個,讓高麗賠他們五十萬金。他們的勢力要是比咱大,那時節咱東省難保存。現今他們發兵高麗去,咱們也當發去多少軍。要有亂咱先與高麗平了,千萬可別讓日本進了身。日本原是個貪財的窮國,不可不防備他的虎狼心。大帥哪,妳可別拿這事當兒戲,關係於咱中國實在是深。望大人速速發兵高麗去,先除治了他作亂的人,然後與他國說和了結事,或者能夠保全了眾人民。這本是至理名言真情事,望大帥仔細尋思壹思尋。”張樹聲看罷庶昌這封信,不由的腹內沈吟好幾沈吟。話說直隸總管張樹聲,當下看了黎庶昌這封信,他思尋道:“日本發兵去上高麗問罪,這個事情,與我國關係非輕。我要不去救他將來不但於我自己不好,那萬人的罵,也是挨不起的。”於是派了提督丁汝昌與那馬建忠,駕了兩只快船,領了五千兵,望著渤海口進發,壹晝壹夜到了高麗。這個時候,日本兵也到了。我國的兵,先把那大院君廢了,又殺了他那壹同作亂的壹百七十多人。日本壹看,咱國把高麗的亂平了,他就要求高麗賠他們的款,並且許他們在領事館駐兵,還得派人到他國去謝罪。高麗因為自己缺禮,只得應許賠了五十五萬元的款。現在無錢,作為借貸,行上叁分息,指釜山地方作保。日本又新派了壹位領事竹添壹郎,公使館裏,又安上二千兵。我國看他公使館安兵,我們也留了叁千兵駐高麗。高麗又打付金玉均,去往日本賠罪。當下事情完了,兩國余兵全回國去了。這且不表。單說高麗大院君廢了,李熙皇帝本是個軟弱無能的人,所以國事全靠著閔皇後去作。這日閑暇無事,閔後對著李熙,可就講談起來了。閔皇後未從開口笑嘻嘻,尊了聲:“我主洗耳請聽之。咱高麗自從開國享安泰,為今計應當急急修國政。日本他欺侮咱國不為別的,大概是要奪咱國好土地。今日裏受了他們日本欺,好保護咱們江山與社稷。”李熙說:“愛卿之言甚有理,咱這國就依著妳去治理。”皇後他這才整頓國內壹切事,學堂巡警立了壹個齊。審判廳譜議院全然安下,蠶桑局官錢號立在城西。飛虎營改作了陸軍隊,火藥場變成了工程局。數月之間籌辦了壹個備,喜壞了他們皇上名李熙。說:“卿呀,妳能如此來治國,往後還怕的什麽外人欺?”皇後說:“還有壹件頂大事,就是那賣國奸賊金宏集,日本子所以來到咱這裏,全然是宏集奸臣引誘的。依奴看不如把奸臣除治了,省著他倒賣咱國錦社稷。”李熙說:“事事樣樣依著卿辦,妳說怎的就怎的。”他這才刷了壹道黃聖旨,派了那內務大臣名寇基。寇儒臣領兵就往金府去,不壹時到了他那金府裏。吩咐聲:“兵丁與我快來綁!”把他那全家綁了壹個齊。這壹回拿了八十單叁口,壹個也未跑出去。拉著從那街上走,又聽那庶民人等把話提:這個說奸臣今日惡貫滿,那個說這也是他自取的,這個說往後不能把日本引,那個說再想要貪贓不容易。不言那百姓閑談論,再表那監斬大臣名寇基。押著犯人到法場,勾了絕就把招子披。讓他們壹齊跪倒樁抉(橛)下,劊子手提刀候之。說是壹聲時晨(辰)到了,劊子手鬼頭大刀忙舉起。只聽那追魂大炮叁聲響,那奸賊壹命可就歸了西。壹家人個個全殺死,寇大人這才回城交旨意。寇大人交旨已畢回府去,李熙皇帝也退回宮裏。此事押下且不表,再把那金玉均日本賠罪提壹提。話說金玉均奉了國王之命,去上日本賠罪。這日到了日本,見了日皇,呈上謝罪書子。伊藤博文從旁說道:“有勞貴國了。”玉均說道:“只因鄙國得罪了貴國,理應前來謝罪,豈敢言勞。”各說了壹些謙恭的話,可就散了朝啦。於是把金玉均送至驛館安歇。這金玉均到了驛館,暗暗的想道:“日本因變法才強的,現在我國也是很軟弱,朝裏用事的都是閔族,我不如向伊藤說,教他助我壹膀之力,我也變法,強強我們高麗。”他尋思了壹回,說道:“就是這個主意!”到了次日,見了伊藤,可就把這意思說了。伊藤聞言暗想道:“他們要變法,讓我助他,他要壹變法,必定起內亂,我好乘他的亂以行事,豈不是好嗎?”於是向玉均說道:“妳們要變法,這也是好事。我就與我國領事寫壹封信,他那也有兵,讓他在那幫助妳不好嗎?”玉均說道:“很好,事成以後,重重相謝。”當下就辭別伊藤回國。到了國中,見了滿朝文武,說道:“現在咱國甚是軟弱,必得藉外國扶助,才能保存。咱們可是依靠日本呢,可是依靠中國呢?”於是也有說中國軟弱不可靠的,也有說日本詭詐不可靠的,當下就分出了事大、親日兩黨。事大的黨願意靠中國,親日的黨願意靠日本。願意靠日本的,就是那樸泳孝、金玉均、鄭秉夏、趙義淵、禹範善、李柬鴻、李萬來、李臣孝、權榮鎮那些人。願意靠中國的,就是閔泳翊、閔泳駿、寇儒臣、親王李是佐、李應藩諸人。當日金玉均壹提這議,兩黨紛紛不壹,各人說壹個道,可也就拉倒啦。那金玉均總是只想變法,回到衙中,吩咐家人道:“妳去把樸大人、鄭大人、李大人他們請來。”家人去了,不多壹時,他們全來到金玉均的家中,讓至客廳坐下。叁人說道:“大人將卑職請來,有何話講?”金玉均道:“列位不知,聽我說來。”金玉均未從開口面帶歡,尊了聲:“列位大人聽我言:咱的國現今實是不得了,居於那日本中國兩大間。現如今日本盛強中國弱,要靠那中國恐怕是妄然。那閔氏兄弟把軍事掌,他妹子又在宮中弄大權,他們專專倚靠那窮中國,看起來這個江山就要完。伊藤博文願意讓咱們把法變,他言說要沒勢力幫著咱,此時中國與那法國開了戰,咱趁著這個時候就當把法變。先殺那閔氏兄弟哥兒倆,立逼著咱皇上把新法頒。別人不願意咱也不怕,有那日本領事保護著咱。列位大人看看這事好不好,大家夥商量妥就去辦。”那些人齊聲拍掌說是好,這才來到日本領事衙門前。對著那日本領事說壹遍,那領事立刻與他兵二千。帶領著兵馬把皇宮奔,正趕那閔氏兄弟在那邊。他們壹見就紅了眼,壹個壹個望上川(躥)。鋼刀壹舉忙落下,最可惜壹見就紅了眼。當下驚動那壹個?驚動了親王李應藩。慌忙跑到我國的公使館,對著吳、袁二公說壹番,吳提督帶領兵丁皇宮去,這壹回就出了亂子山,亂不亂的咱不管,歇歇喘喘吃代(袋)煙。

下壹章節:第四回 吳提督大戰漢城 安員外

返回《英雄淚》章節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