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六回 既合並英雄徒落淚 

顯示/隱藏目錄
話表金洪疇、李相[上占下內]二人入店,焦思壹夜,第明清晨急速登程,夜住曉行,非止壹日。單說這日到了南洋群島,想著由那上火船,投奔美國去借兵復仇,偏趕上這檳榔嶼地方,有他們高麗人很多,在那立下壹個同鄉大會。當日金洪疇二人入到會中,見了那會中的會長賀平康。平康將他們讓至屋中,各人通了姓名。平康問:“妳們二公為何到此?”洪疇遂將韓國的現在情形,怎樣的合並,他們與日本怎麽爭戰,怎麽敗的,對會長細細的說了壹遍。平康說:“我也聽說,不想這事已經成了,咱們算是亡國人啦。”壹陣傷心懷國,俱各哭起來了。賀平康聽說合邦事壹番,他這才哭聲韓國叫聲天。“我高麗立國於今幾千歲,不料想壹旦亡在日本前。日本哪,妳國待鄰特暴虐,這幾的我們甚可憐。明只說保護我國成獨立,暗設計奪去我主政治權。既說是替我韓民求幸福,為甚麽不許我主掌國權?他不是詭計詐謀行僥幸,辦交涉不得相(香)應心不甘。上幾年假說保全高麗國,平空裏安上不少顧問官。統監府修在我們京城內,凡事情全得歸於他統監。那時候伊藤巧言來虛哄,他說是改好政治皆回還。這政治已經改了四五裁,恨煞人今日生出大事端。顧問官不但不去又多設,硬奪了我國政治巡警權。奪去了諸般大權猶不足,又要奪錢糧土地與江山。說合並明明吞滅我們國,是舉動我已早就聽人言。日本人說話靡有壹回算,壹轉眼就要弄出巧機關。合邦本是定的並吞計,事已成令人聽說心痛酸,最可恨賣國奸賊李完用,妳不該倒賣韓國錦江山。妳也是父生母養本國後,為甚麽作來(起)事來無心肝?論官職妳在咱朝頭壹個,是凡那千斤重任妳得擔。正應該日夜暇思求善策,保全著國家不亡才算賢。不能夠保國安民宜求退,妳反與他國私通失主權。妳壹時貪心不足國榮利,賺下個萬世千秋罵名傳。從此後今生結下來生怒,從此後不殺奸賊心不甘。”又罵聲:“不知好歹李容九,妳為何贊成合邦事壹端?妳累世韓國生來韓國長,國要亡妳的身家怎保全?像妳這豬狗無知為會首,作壞事理宜扒皮把眼剜。咱本是箕子之後文物國,至而今扔的不值半文錢。從今後家業財產歸人管,從今後父母妻子不團圓。從今後身與子孫當奴隸,從今後子弟不許讀書篇。使喚咱任啥不懂成呆子,使喚咱忘了根本恢復難。使渾喚不知父母真名姓,使喚咱韓國叁字扔壹邊。咱的字永遠不許咱們寫,還得去竊學他的字語言。數年後咱國制度全灰盡,縱就有天大手段是枉然。這好比臨崖勒馬收韁晚,這好比船到江心補漏難。”賀平康壹派悲國思家話,痛恨極淚點滾滾濕衣衫。兩旁邊在會同人皆傷感,俱個的淚珠點點落胸前。這就是英雄才有亡國淚,就是那無知人聞也心酸。這洪疇心忙就要奔美國,賀平康攜手送出大門前。囑咐聲事事留心多謹慎,暗到在美國以裏把兵搬。此後事成敗爭兢難預定,這部書編刻此處不再編。列明公思壹思來想壹想,亡國的形狀悲哀太不堪。高麗國先侵後滅誰不曉,皆因那忠烈英傑不得權。病作成無有靈丹難續命,勢已去雖有智者怎保全。細思量都是庸愚他誤國,致使那愛國英雄喪九泉。未死的追古悲今空流淚,有何法能使我國不來完?眾英雄淚落千行無濟事,勸君子可知防患於未然。眾明公思思高麗想想己,咱中國現在亦是難保全。咱中國誠恐先亡東叁省,這吉奉如在人家手掌間。日本人得隴望蜀非壹日,因為這高麗奉吉緊相連。那朝鮮本是東省屏藩地,好比似壹座院墻修外邊。有院墻狼豺不敢把院進,無院墻狼豺進院有何難。現如今狼豺已經要進院,望諸公快想妙法將他攔。趁此時安排器械不甚晚,遲誤了狼豺要將翅膀添。待等他添上翅膀恐靡治,那時節也與朝鮮壹樣般。滅咱國就是把咱家來滅,別拿著家國二字兩樣看。失了國分崩離析家何在?大家的仔仔細細想壹番。可知道愛國愛家壹樣愛,不保國壹定不能保家園。咱中華君臣人民稱大國,無上下人人都當求治安。休仗著朝有君相能推靠,千斤擔還是大家壹齊擔。官府裏那樣不是靠百姓,壞了事選(情)得百姓受熬煎。明良宰光知修己安百姓,胡蠢蟲光知賣法摟官錢。豈不想將來要坑咱大夥,為甚麽妳們還想去靠官?滅了國他們還想享新福,受苦罪咱們百姓得占先。看壹看這個時候難挽救,家府家以為無事在心間。那(拿)著那國計民生不在意,每日夜妓女窩(窯)子去的歡。將私財揣在私囊無其數,世界亂好上外洋去過年。動不動就說款項不夠用,修衙署為何浪費那些錢?行新政何必高樓與大廈?種種的虛糜耗費不堪言。不管那野有餓殍民凍餓,只顧的車來轎去吃喝玩。並不想美酒膏粱萬民血,並不想日費虛耗百姓錢。壹出門前呼後擁人不少,這個樣實在令人不喜歡。帶護兵為的防備革命黨,這個話又無滋味又無鹽。革命黨刺的賊官與汙吏,為什麽不作清廉忠正官?皆因為誰作廉官誰不久,亦只因同流合汙去敷衍。大家們從今不必靠官府,到何時也得百姓去當先。大家們要不想法救東省,怕的是事到臨頭後悔難。東叁省好似齒牙在口內,朝鮮國好似嘴唇在外邊。嘴唇子倘要被人割去了,齒牙兒突突露外受風寒。要想著齒牙不把風寒受,除非是另設法子保護嚴。我今天沒有別的救急法,各處裏齊心用力練鄉團。莫疼錢備下槍炮與藥彈,欺壓來當時咱們把臉翻。大家夥至死不退將他打,東叁省尚可壹戰得保全。謹記著自治自強結團體,謹記著別把此事扔壹邊。愁無奈午夢窗前弄紙筆,為勸懲編出韓亡事壹番。這部書編到這算完了。列位看書的爺們,與聽書爺們,總要把高麗亡跟咱東叁省的關係,常常在心中存著。那伊藤很有奸智,創出歸並高麗,瓜分中國,這兩條大事。吞並韓國那件事,他算辦成啦,至於瓜分中國這件事,還得在我們中國人嘍。怎說在我中國人呢?這話有個緣故哇:壹者人多地廣,二者比高麗開化,叁者現時奪去權力不多。我們要存個自強的心思,外國雖想只來瓜分,他們也得打算打算。要是咱們大家真能自強,國家也就強盛啦,他們也就不敢來瓜分了。列位想想,咱們可是讓外國瓜分哪,可是人人圖自強呢?這話我也不敢說定了。那位說啦,外國要把咱國分了,咱們分到那個,就與那國納糧納稅,那裏有甚麽不好呢?咳!列位不知現在這個時候,不相(像)早頭了。早頭是滅國,現時是滅種。甚麽叫作滅種呢?就是把這種人的風俗人情,言語文字,官階服制,倫常禮義,全都去掉,讓妳與他國人壹個樣子。他還不能好好待妳,妳當牛當馬,作奴作隸,是凡不好的事情,全讓妳去作,把妳壹家人指使個七零五散,父子不相見,兄弟妻子離散。臺灣就是明鑒。妳們看看《國事悲》那部書,看俄國待波蘭民那個樣子,別的國也就全是那樣子。這個事情,就在我們當國民的關心不關心了。話說到這就算完,書編到這要算完,至於咱們國完不完,上下同體方保全。嗟呼!到此我也不忍說了,我也不必說了,我也不敢說了,我也不能說了,該拉倒吧!詩曰:中原自古產英雄,痛恨今朝盡醉翁。禹域軒裔悲欲滅,權人急轉夢途中。又曰:興廢雖然在國民,提綱挈領賴賢臣。仍依敷衍因循計,難免臨危血濺身。又曰:忠貞萬古水流芳,何自偏私亂紀綱?歷史奸貪傾國輩,榮華莫久臭名長。又曰:紂時億萬心億萬,周有叁千惟壹心。上猶疾風下弱草,自強何以只責民?又曰:於戲大局將支離,仰賴忠謀挽救時。上下開通無障礙,民情猶水任東西。

下壹章節:已經是最後壹篇

返回《英雄淚》章節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