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五回 李完用賣國求榮 金

顯示/隱藏目錄
上回書說,韓國起了壹個大暴動,這個暴動是甚麽呢?列位有所不知,只因韓國統監寺內到韓國時,也是日日想法將韓國滅了。這日忽然想出壹個道來,自己說道:“韓國君臣無道,那百姓又全然不壹個心,反對他們政府的很多,我今日何不上他那政府,商量著將日本韓國合在壹處,名曰壹國,假說替他們保全自安的名目以籠絡。他那君臣也不敢不從,就是這個主意。”遂坐上車,到了韓國政府門外下車,早有人報於李完用等。李完用等聽說,慌忙接出堂來,讓至客廳,分賓主坐下,使人獻上茶來。吃茶已畢,完用向寺內說道:“統監無事,不能到此,今日到此有何軍國大事相說呢?”寺內說:“我今日到此所辦的事情,可真不小,但是與妳國也很有利益。諸公不知,聽我道來。”這寺內坐在那邊開了腔,尊壹聲:“列位大人聽其詳:妳國家政治頹靡民氣弱,全仗著我國與妳作主張。是政治全得歸於我們管,我國人費了多少苦心腸。為妳國我國化了多少款,替妳國安排政治保家邦。妳的國現今不算獨立國,別的國待妳韓人太不良。咱兩國不如合並在壹處,是政治全都推於我皇上。我皇上替妳國人把事理,妳皇上安然無事把福享。從今後我國人民高聲價,從今後妳國君臣得安康。光在那高樓以內享清福,什麽事不用妳們作主張。過這村恐怕沒有這個店,這本是保全妳國第壹方。諸公們看看此事可不可,要可行條約之事再商量。”寺內他說罷合並壹些話,又聽的完用那邊訴短長。完用說:“這個事情倒很好,我心中早已量過這壹樁。我國人常常埋怨我大夥,說我們不會辦事竟遭殃。外面的名聲實在不堪講,早晚的就要來把我們傷。奸臣名反正我們算被上,倒不如跟著妳國合了邦。”寺內說:“這事果然要辦妥,我管保諸公永久在廟堂。我管保俸祿銀子不能少,我壹定不能撒謊把人誑。”完用說:“這個事情全在我,皇統監不必常常掛心上。”說罷了寺內告辭回衙去,李完用急忙上殿見韓王。山呼畢交椅以上落了坐,把那事對著韓皇奏其詳。高麗王壹聽合並這句話,嚇的他不由壹陣心落慌。話說完用上了金殿,將合並之事,對韓皇講了壹遍,極誇講合並如何之好。咱這國如此軟弱,終久不能強啦。不如趁著這個時候,跟日本合成壹國,比啥都強。韓皇說:“事出倉卒,我也無有章程。妳等幾天,看看百姓如何。”李完用聽韓王之話,只得下殿回府。這且不表。單說漢城裏有壹人,姓李名喚容九,在漢城中創了壹個壹進會,入會者也有叁十余萬人。他立這會是為甚麽呢?其中有壹個原故,韓國歸日本保護,在萬國公會上他的國列為四等國,他的百姓,也就列為四等民了,這李容九創會的意思是想要使韓國人為壹等國民。當日聽說日韓合邦這個事情,心中想道:“日本是壹等國,我國要是與他合成壹處,我們豈不是也成了壹等國民了嗎?”這個事情,當以竭力贊成,遂率領會中叁十余萬人,在政府中遞了壹件意見書,呈說日韓合邦,有多大好處,又各處勸化,說是咱們要跟日本合在壹處,咱們百姓就全成了壹等國民了,別的國也能高擡咱們。那韓國百姓,皆信以為然,遂同上意見書於政府,贊成日韓合邦之事。李完用見有好幾十萬民上意見書,遂又奏於韓皇,韓皇想著不應吧,百姓們願意的很多,大臣們全部願意,日本人又逼的利害,無奈將此事應了。日本明治四十叁年八月二十二日,日本統監韓國寺內正毅,韓國內閣總理大臣李完用,在總督府寫了條約,凡是韓國的政事全歸日本,去了韓國國號,封韓國皇上為昌德公,李王永遠不許辦韓國政事。條約擬成,二十九日發布,韓國從此可就亡了。都只為李氏完用狗奸佞,倒賣了高麗國的錦江洪。日本官發出合邦壹意見,完用他以為好事就應。從將政治全都讓於日本管,自古來無有這樣事壹宗。明只說日韓合邦是好事,暗只說日本實在得相(香)應。是權力全都歸他政府內,是土地全部在他掌握中。去了那大韓國號兩個字,高麗王簡直變作壹白丁。既說是日韓合邦求安泰,為甚麽隆熙受那日本封?這事情令人實在測不透,他君臣怎麽全為糊塗蟲!尤可恨昏庸首領李容九,立壹會創成亡國第壹功。他想要仗人勢力增多價,這件事好比畫餅把饑充。他兩家合並條約壹發布,驚動了愛國會上眾英雄。調察員打聽明白這件事,忙到了愛國會上把信通。對著那相[上占下內]諸人說壹遍,到(倒)把那眾位英雄眼氣紅。壹個個手指漢城高聲罵:大罵聲李氏完用狗娘生。妳也是高麗國中人壹個,妳也有父呀妻子弟與兄。滅了國妳也未必得了好,妳為何暗助日本把事行?奸賊呀!有著壹日獲住妳,我大家生吃妳肉不嫌腥。眾英雄越說越惱越有氣,壹個個摩拳擦掌要行兇。齊說道:“國家已經滅亡了,咱何不豁上死命爭壹爭。”他大家聲聲要把日本打,金洪疇口尊列位且稍停。話說愛國會諸位英雄,聽說日韓合並,就要前去與日本作對。金洪疇說:“咱們大家且不要性急,咱們要反對此事,就咱這二十九人不能中用,必得去到各處調齊了鄉團,連(聯)合著百姓作起事來。見壹個日本人殺壹個,然後再上漢城去殺統監寺內,與那奸臣李完用。要是將此二人除治,再破出死力,與那日本人作對,或者能將咱們國家保住。現雲老大人在霄已經於去年病故,別的臣宰皆是奸貪,要辦此事,非連(聯)合百姓不可了。”李範允道:“此說甚好,事不宜遲,咱們就如此辦去吧。”金有聲說:“好。”他大夥遂到了各處,連(聯)合百姓們。那百姓們壹聽著這個動靜,全都說要破出死命,去打日本。不幾天工夫,就連(聯)合了四五十萬人馬,男男女女槍也摩(沒)有多少,隊伍也整齊不了,但是愛國血心氣象勇猛。數日之間,人馬齊備,公推金洪疇為元帥。他也不推辭,遂將兵隊點齊,令李相[上占下內]等各領兩萬人浩浩蕩蕩,可就殺起來了。忽聽得日韓合邦事壹宗,氣壞了愛國會上眾英雄。連(聯)合了四五十萬戶百姓,金洪疇眾人公推作元戎。眾英雄每人帶領兩萬,俱都是男女老弱不相同。雪恥會頭領名叫劉福慶,率領著苦力農人作先行。復仇會周二娘子李叁姐,帶領著仗義婦女隨後行。雖然是槍械子藥不完備,各懷著救國忠誠氣象兇。遇見了日本壹個殺壹個,不論他男女老少與官兵。金洪疇領兵殺奔漢城去,壹路上遇著日本不容情。殺死那日本官員無其數,驚動統監寺內那計多星。與他國打去壹封急電報,立時的發來叁鎮大陸兵。日本兵壹齊發到高麗界,朝日嶺兩軍相拒紮下營。下戰書第明清晨開了仗,只聽的連環大炮響咕咚。韓國兵大半是些農莊漢,又加上軍裝火藥不相應。日本兵使出落地開花炮,眾義兵何能抵擋大炮轟。隔大山兩軍打了壹晝夜,韓營裏周莊本良傾了生。寇本峰、李俊、高雲相繼死,又傷了孫子奇與雲落峰,還有聖思、聖暇合著蕭鑒,又傷了李樹蕭與李緯鐘。雲在岫、堯在天皆被槍打,金有聲、錢中飽皆受炮轟。李範允、小曹純二人廢命,又死了黃伯雄、韓氏弟兄。吳佐車與侯珍爭先而喪,周二娘、李叁姐為國捐生。雪恥會故去老將劉福慶,傷兵丁四散逃亡數不清。往往是兵家勝敗為常事,最可憐韓國被傷人苦情。雖然是為國亡身死的苦,照比著賣國求榮死猶生。只因他人雖忠勇器不利,因此才打了敗仗落下風。愛國會兵敗將亡失散凈,只剩下相[上占下內]、洪疇人二名。他二人獨立無援方逃走,撲奔那南洋群島去避兵。在路上哭聲我國眾男女,又哭聲忠君愛國的眾賓朋。高麗國於今算是要亡滅,咱無有回天手段怎成功。只指望旗開得勝復韓國,不料想竹籃打水壹場空。最可嘆無數良民白送命,那去了同心聚義好英雄。再不能立會結團扶家國,再不能宣講自治化群生。他二人哀國哀家哀百姓,英雄淚滴滴點點濕前胸。止不住壹行哭著壹行走此,壹時四方墜落太陽星。意忙忙投奔招商存旅店,咱在此休息壹夜再登程。我也要說到此處留連住,勸諸公果知感激再來聽。

下壹章節:第二十六回 既合並英雄徒落淚 

返回《英雄淚》章節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