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為首頁收藏本頁資料倉庫證券大數據English Data

第十五回 安重根路收叁義友 金

顯示/隱藏目錄
話說李相[上占下內]九人,拿著稟帖到了學部遞上。單說外國學部大臣,這時候是李完用坐著。當日接了這個稟壹看,有樹蕭的名字,他暗自忖道:“親王的兒子,也想著去遊洋,我要不準,似乎不好,我不知(如)應許了他們,壹年也費不了多少款項,讓他們念誦我的恩德,也是好的。”遂將稟帖批出,準他們官費,上美國留學,又在外務部,與美國領事衙門,辦了壹分文書,讓他們四月初十日起身,這也算是李完用作了壹點好事。且說李相[上占下內]九人,這日看稟帖批準,許他們官費留學,壹個壹個喜出分(望)外,各自回到家中,收拾收拾。到了初七日,李樹蕭辭別了家人,與李相[上占下內]八人會在壹處,到學部將文書領來,款項由學部望美國匯去,他們不管壹概事情。全都完備,遂雇了四輛車子,也由水路走,所以出了漢城,勾奔仁川走了來了。眾英雄因為學淺離門庭,壹個個滿面淒慘少笑容,齊說道:“不幸生在軟弱國,整天裏得叫日人來欺淩。那君王朝中以裏竟作夢,大臣們壹個壹個裝啞聾。像這樣君臣那有不亡國?尋思起真是讓人痛傷情。社會上百姓昏昏如睡覺,是何人相呼他們在夢朧?眼看著刀子到了脖子後,還以為安然無事享太平!現如今虎狼已經進了院,誰能夠安排劍戟把他攻?咱國中數萬人民盡癡睡,無壹人知道防備傷人蟲。最可嘆數千余年高麗國,將要落於日本人手中。到那時山河分裂社稷墜,咱們這條命十死無壹生。空積下數萬銀錢不中用,壹家裏父母妻子各西東。”眾英雄壹齊說到傷心處,不由的兩眼滴滴流淚橫。說:“今日咱們美國求學問,也不知能夠求成不成?如果是求來真實大學問,也不枉遠涉重洋走壹程。有學問回國好來做大事,喚壹喚數萬人民在夢中。便與這全國人民與壹體,不怕那日本人們怎樣兇。”英雄們壹邊走著好談論,看了看眼前來到仁川城。大家夥壹齊入了大客棧,預備著雇上輪船赴美京。眾明公聽書不要熱(聽)熱鬧,想壹想咱們中國煞樣形?別拿著高麗城亡不經意,大清國也與高麗壹般同。高麗國不過是日本壹個虎,咱國中所在盡是傷人蟲。眾明公別拿自己不要緊,有壹人就是他們壹個對頭兵。東省人要是全都存此意,怕什麽日俄逞兇!押下此事咱們且不表,再把那有聲諸人明壹明。話說,金有聲諸人出了雲府,拜別了在霄、元首、安母,這才壹齊上了車子,勾奔仁川,可就走下來了。來的是十六英雄離家鄉,壹壹要上那美國去出洋。都只為國家軟弱思保護,才拋了家中老少與爹娘。看他們本是壹些青年子,全知道求點學問固家邦。如果是高麗全能這個樣,他國家壹定不能被人亡。看他們不顧家鄉離故土,壹個個坐在車中話短長。這個說從小未走這遠路,那個說不知美國在那方。聽人說美國是個民族國,到不如(知)他那政治是那莊?到那裏先將這個事情訪壹訪,回國時也把民族主義倡壹倡。這個說不知咱得何日到,路途上這些辛苦甚難當。那個說不要著急咱們慢慢走,這個說著急也是白白費心腸。大家夥這才不講究,又著那天色將要到午傍。走多少曲曲彎彎不平路,見多少草舍茅庵小山莊。聽了些各處農夫唱鏟草,觀了些往來仕宦路途忙。各處裏百鳥林中聲細細,滿道上青榆綠柳色蒼蒼。觀不盡遊魚河裏穿花戲,看不了燕子銜泥影成雙。遠山上奇峰夏雲才出岫,近處裏榆錢落池色發黃。真果是夏日清和人氣爽,身體兒覺著平常分外暢。正是英雄們觀看路途景,看了看西方墜落太陽光。大家夥壹齊入了招商店,到明日復又登程走慌忙。饑食渴飲路途奔,這壹日來到朝日大嶺旁。眾人壹齊過了朝日嶺,又聽黃伯雄那邊開了腔。話說金有聲諸人正望前走,忽聽黃伯雄那邊說道:“前邊就是瑞興縣了,咱們今日晚上,就宿在這吧。”金有聲說道:“天道尚早,何不多趕幾裏?”伯雄說道:“再望前走,五十裏才能夠有店呢。”金有聲說道:“既然如此,就宿在這裏吧。”說著就奔街裏,在街東頭有壹大店,他們就將車子趕至院中。店小過來,將他們的行李壹齊搬到屋中,安排妥當。店小打幾盆熱水,大家拭了面。店小又說道:“客官就用飯不好嗎?用完飯諸位好歇著。”有聲說道:“怎麽不好呢?”於是店小放上桌子,將飯菜壹齊端上來。大家用飯已畢,付了店錢。店小將桌於搬去,說道:“客官歇著吧。”遂去了。單說安重根吃完了飯,跟孫子奇說道:“天道還得壹會黑,咱二人出去遊玩遊玩去不好嗎?”孫子奇說:“怎麽不好呢?”於是他二人出了店房,望南走了二裏余路,到在壹個河邊,他二人就在那四下觀望。忽見那邊來了壹輛車子,不多壹時,來至近前,從車上跳下叁個人來,拱手說道:“這位賢弟,在下得問壹聲,前去多遠,能有店家?”安重根已看這人非凡,答道:“前邊二裏余就有店。妳們是望那裏去的呢?貴姓高名?”那人答道:“在下姓李名範允,此人姓周名莊,此人姓曹名存,全是鹹境道中本鎮人氏。我們因為國家軟弱,想要上美國留學。”重根以(壹)聽,說道:“事情真湊巧了,我二人也上美國留學的。”遂通了自己與孫子奇的姓名,又說道:“咱們今日遇在壹處,真是叁生有幸,我們還有十幾人在店中呢。妳們隨我到店中,明日與我們壹同上美國去,不好嗎?”李範允叁人壹齊說道:“我們正愁人少孤單,安賢弟願意與我們同走,我們那有不願意的道理。”於是他五人說說笑笑來至店中。單說寇本良見安重根二人出去多時不回來,正在著急的時候,只見重根領了叁個人來。本良說道:“賢弟妳那裏去了?此叁人是何人?”重根遂將方才之事說了壹遍,又與他叁人,按只個引見了,壹齊坐下,說了壹會,各自安歇。第二日清晨,他叁人與有聲等會在壹處,坐上車子,又撲奔仁川大路走下來了。好壹個安氏重根小後生,在路上結交叁位大英雄。重根說:“不著咱們國家弱,咱諸人那能相交壹路行?看起來這事真果是湊巧,總算是有緣千裏來相逢。若不然咱們相離數千裏,那能夠同去留學赴美京?”李範允叁人壹齊開言道:“說道是這事實在係非輕。我叁人從小同學好幾載,常愁著學問淺薄心內空。每想要西洋各國求學問,因年幼家中屢決不讓行。這幾年國家軟弱不堪講,無奈何辭別家院奔前程。我叁人恐怕自己不中用,每想要結交幾個好賓朋。偏偏與重根賢弟遇壹處,壹見面幾句話來就投情。因重根又與諸位相了善,我叁人實在是樂非輕。咱大家壹齊住在美學校,回來同心同力好把國興。”眾英雄說說笑笑望前走,壹個個滿心得意誌氣增。曉行夜宿非壹日,這日到了仁川城。眾英雄壹齊入了大客棧,又聽得有聲前來把話明。話說金有聲諸人,這日來到仁川,進了客棧。金有聲說道:“妳們在這店中等著,我去上會東錢店,起了匯票,連起火船票。”說罷出了店門,來到會東錢店,起了火船票,匯了錢,才想要走,只見外邊忽來九個人,也起火船票上美國。有聲壹見他們形象,覺著有因,遂問道:“諸位上美國作甚麽去?”單說這九人,不是別人,就是那李相[上占下內]九人,當日到了仁川,來在會東錢店起票,壹見金有聲相問,遂各道了姓名,說:“我們上美國留學去,閣下也是上美國留學吧?”金有聲說道:“正是。”遂通了姓名,又說:“我們店中還有十幾位人,列位要不嫌棄,可以與我們壹統前去。”李相[上占下內]說道:“那敢自到好了。”遂起票,領著有聲到了他們所住之店,將東西全都拾通起來,到了有聲所住的店中,方將東西放下。李樹蕭看見寇本良說道:“賢弟妳怎麽到此?”寇本良壹聽有人招呼他,回頭壹看,乃是李樹蕭,遂上前施禮。正是:飄零數載未會面,今日店中又相逢。要知本良說出什麽話來,且聽下回分解。

下壹章節:第十六回 英雄同入美學校 侯弼

返回《英雄淚》章節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