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叁回 李傅相定約馬關 日政

顯示/隱藏目錄
話說福世德叁人,到了日本政府。門軍通報進去,伊藤博文接出門來,壹見李鴻章,就知是求和。遂讓至客廳,分賓主坐下,即有人獻上茶來。茶罷擱盞,伊藤欠身說道:“貴大臣門前來到此,有何大事相議?”福世德從旁答道:“無事不敢到此。只因中日兩國開戰,已經壹年有余,日兵屢勝,清兵屢敗,黃海以內,骨積如山,遼東半島,屍骸遍野,損世界和平之性,傷天地好生之德。某憫生靈之塗炭,哀黎庶之逃亡,是以私自連(聯)和(合)德國大臣,不揣冒昧來與妳兩國說和,以睦友邦之情,而保東亞之和平。不知貴大臣肯納否?如果見允,現有中國派來全權大臣李公在此,望貴大臣叁留意焉。”伊藤答道:“日本區區叁島,地少人稀,內而臣工,無有知(如)吳大澂與李公之才;外而將帥,無有如葉誌超、丁汝昌之勇。政令之不善,法度之不修,莫我國若。今忽戰勝大邦,實為僥幸。既承二國之美意,來作說和,敝國焉有不願罷兵修好之理?但是想要和約,必得應許我們幾件事情。若不然,我們還是開戰。”李鴻章說道:“我們既然上趕著前來求和,大凡不大離的,靡有不應許之理。但不知貴大臣所說的,是哪幾件事?”伊藤說:“要問我哪幾樣事,且聽我慢慢的道來。”這伊藤未從開口帶春風,尊了聲:“叁國大臣仔細聽。只因為中日不和開了戰,發兵馬苦了各處眾百姓。妳二國說和本來是好意,敝國家焉能不應成。但是我有幾件事,敢在面前明壹明。中國日本向來很和睦,只因為高麗起戰爭。從今後認高麗為獨立國,不許中國幹涉他的事情。從今後不許高麗國王朝中國,從今後不許他們進貢北京。此是敝國講和第壹件事,第二件事來聽我明,自從與妳們中國開了仗,至而今壹年有余零。我們費了兵餉好幾萬兩,又傷了無數眾兵丁。要和約妳得包賠我們款,好養活陣亡兵丁他的父與兄。將兵餉賠上叁萬萬兩,這是敝人第二宗;第叁件還得割與我們幾塊土地,就要那遼東半島澎湖臺灣幾座城。黃海北岸那些群島,全得割入我們日本封;第四件還要開上幾個商埠,就是那重慶、沙市、蘇州、杭州、北京城。湘潭、梧州也得開為商埠,這是我的第四宗。若是應許這四件事,咱兩國就可以罷戰爭。若不應許這四件事,想要休兵萬不能。再添上我的兵丁幾十萬,壹定攻破妳那北京城。李輔(傅)相妳既是全權大宰相,這個事可要調停壹調停,開戰好來是和約好,想壹想那樣重來那樣輕?”李輔(傅)相聞言嚇了壹跳:“呀!這個要求可了不成。”說是:“等我到下處想壹想,明日妳再把信聽。”說罷出了日政府,德美的大臣回上自己領事衙門中,也該著李鴻章的時運不好,大街上逢了災星。李鴻章順著大街往前走,忽然間那邊來了人壹名,相離不過十幾步,拿出手槍就行兇。只聽得哎呀壹聲響,李輔(傅)相打倒地流平。左頰以上著了彈子,不住直是冒鮮紅。巡警壹見著了忙,將刺客抓住不放松。話說打李鴻章這刺客,是日本人,名叫小山。只因為他哥哥在天津,作出不法之事,讓李鴻章治死。小山每想與他哥哥報仇,但靡有機會。偏趕上這壹年,李鴻章到在他國和約,他就在街上候著,見李鴻章壹過來,他就是壹槍,打倒在地。巡警慌忙上去捉住刺客,送到他國的審判廳壹詢,才知道因為甚麽。那伊藤聽說:“告訴不要把他殺了,他是壹個愛國的赤子,監禁幾年也就是了。”這且不表。單說李輔相當日受了壹槍,正打到顎角上,跌倒在地,跟人叫了壹會,才醒過來。於是用轎子擡到驛館。這個時候,伊藤聽說,親自前來謝罪。壹看李公之傷甚是沈重,說道:“這是我國保護的不周,致使貴大臣受這樣的重傷,我們有罪了。”李鴻章說道:“妳所說那四件,我可實不能全允,望貴國剪裁剪裁。”伊藤見李公處九死壹生之時,尚不忘國家大事,暗暗的想道:“不意中國尚有這樣的忠臣,真是愧殺我們。”遂命禦醫前來調治。醫生來到壹看,說道:“必須將彈子箝出,方可能好。”李公說道:“任死不箝出此彈,不敢以己身之創劇,誤國家之大局。”日皇重其忠忱,特下了二十壹日停戰之令。李公見他下了停戰之令,遂又與伊藤說道:“我國派我來辦全國大事,誤為妳們刺客所傷,妳準得把妳所擬那四條,減少壹點,我才能應允。若不然,我就死於妳國,讓我政府向妳們問罪。”伊藤說道:“貴大臣不要如此,妳讓把彈子箝出,我必能對得著妳,也就是了。”李公壹聽此言,遂命將彈子治出,用藥調治著,壹天比壹天見好,那和約之事,也漸漸的有成了。但是這二十壹日的停戰日期,可是轉眼就要到,李公恐怕再壹開仗,就不好辦啦。遂與伊藤將和約之事就說定了。在日本馬關的地方,立了條約。德美兩國的大臣,也都到了。就鋪上紙,可就寫起條約來了。好壹個足智多謀李文忠,敢與那伊藤把條約爭。大街上壹槍幾乎廢了命,那伊藤壹見發了蒙。下了那二十壹日停戰令,這和約之事才有聲。只因為小山壹槍打的好,那日本的約求才減輕。在馬關之地把合同寫,德美兩國的大臣在其中。第壹條應許高麗為獨立國,不許受咱中國封。高麗王也不許朝中國,也不許進貢到北京。第二條賠他們兵費二萬萬兩,照先前減去壹萬萬兩有余零。第叁條澎湖、遼東歸日本,還搭上臺灣壹省城,照原先減去黃海以北眾嶼島,這也是鴻章他的功。第四條將重慶、沙市、蘇州、杭州開為通商埠,許他們貿易在其中,照先前減去北京、湘潭、梧州叁處地,全仗著文忠死力爭。合同寫完畫了押,兩國這才罷了兵。眾明公妳們思壹思來想上壹想,看此事傷情不傷情?高麗國本是咱的屬國,應該在咱們的權限中。只因為我們人心不齊勢力軟弱,硬讓日本奪在手中。打敗仗傷了兵丁無其數,還包他兵餉二萬萬兩有余零。臺灣壹省既然歸日本,還搭上遼東、澎湖無數城。由是高麗歸日本管,把咱中國壹旁扔。得高麗就要奪我東叁省,眾明公聽著心驚不心驚?這土地不是皇上的土地,咱百姓是這土地主人翁。當主人不能把自己的土地保,終久必得受人家的欺淩!我同胞快快醒來罷,不要稀裏糊塗度時冬。我說此話不是胡講究,日本人的手段實在兇。現時裏大家想保護還不晚,再等幾年可就怕不行。閑言少敘歸正傳,再把那中日兩國明壹明。話說李鴻章在馬關地方,與日本伊藤定下條約,各人畫上押,德美二國的大臣也畫上了押,事情就算成啦。德美二國的大臣各歸本國去了,日本也把兵全都撤回國中。此時李鴻章的傷痕已經全好,遂坐上輪船,歸國交旨。中日的戰爭,至此算完了。中國在高麗的勢力,到這也算全靡啦。列位聽聽,可惜不可惜?閑話少說。單說日本把中國勝了,得了好幾塊土地,君臣們甚是快樂。這日君臣們大排宴筵,慶賀功勞。酒席筵前,伊藤對著日皇說道:“我主常想奪取高麗,瓜分中國,這回可有望了。”這伊藤未從開言笑吟吟,尊了聲:“我主萬歲聽臣雲:想當初愁著咱國土地少,遂欲要外邊去把勢力伸。壹下手先定了二條道,猶是並吞高麗瓜分中國的心。現如今中日兩國壹仗,那中國敗的不堪雲。認承高麗為獨立國,咱們可就有法把他尋。中國在高麗的勢力已靡有,那高麗就算在咱的手心。原先微臣我也很把愁犯,恐怕難與中國爭生存。只因為他們是大國,地廣人多重古今。想咱們區區叁島壹小國,恐怕是壹敗就難翻了身。那知道他們更軟弱,壹個壹個賽死人。早知中國這個樣,何必在他身上多分神。現今咱們既然有勢力,還得想個方法把高麗吞。微臣我有壹條道,我主在上聽原因。挑壹位元勛大老高麗去,帶上幾千大陸軍。將兵屯在他國內,就說是替他改政來維新。那政治全都落在咱的手,管保他不能來動身。明著為保護他為文明國,暗地裏實行把他國分。這是微臣壹拙見,望我主思尋壹思尋。”日皇那裏開言道:“愛卿的見識實在深,從今咱們就這樣辦。任憑愛卿妳配分。”由是日本就要監督韓國,可苦了那些朝鮮民。押下此事且不表,再把那元首侯氏雲壹雲。話說侯元首與金有聲等五人,從全羅逃到平壤,就想著要讓他那些學生們,跟金有聲等五人,前去遊學美國,偏趕上中日開戰,他就等著看他兩國的勝敗。尋思著,若是中國勝了,高麗或者不能亡;若是日本勝了,我國可是有早晨,無下晚了。到後來果然是日本勝了,元首壹聽日本勝了,心中十分的恐懼,遂將他那些學生,喚至屋中。正是:家貧方能識孝子,國弱才顯有心人。畢竟不知後事如何,且聽下回分解。

下壹章節:第十四回 憂國弱英雄別母 患學

返回《英雄淚》章節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