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回 洪啟勛兵敗古埠 侯元首

顯示/隱藏目錄
話說金有聲等五人,帶領人馬,殺奔泰仁縣而來。單說這泰仁縣的知縣,姓於名澄,當日正在衙中辦公,忽有探馬來報,說道:“大人哪,不好了!”於澄說道:“什麽事情,妳這樣驚惶?”探馬答道:“大人不知,只因咱這城北五十裏外,有座完山,前幾個月有壹個什麽金有聲,倡興東學,招集些個人占了那山。這叁四個月之間,不知怎麽聚了壹萬多人,現在攻咱城池來了。離此尚有十余裏地,大人快拾道(掇)著跑吧!再等壹時,他們到來,咱們這城中,又無預備,恐怕難逃性命!”於澄壹聽,嚇的面目改色,忙著拾道(掇)拾道(掇),帶著家眷,投奔全州而去。單說金有聲來到泰仁縣,靡費事,就把那座城池得了,遂又商量去取那古埠縣。話分兩頭,單說全州的督統姓洪名啟勛,這日正在府內看書,忽有門役進來說道:“啟稟大人得知,外面有泰仁縣知縣於澄求見。”洪啟勛說:“請進。”不多時,於澄進來,施禮坐下。洪啟勛說:“賢弟有何緊事?親自到此?”於澄說:“這事可了不得啦。”於知縣未從開口面帶慌,尊了聲:“大人在上聽其詳:有壹個金氏有聲全州住,他壹心要把東學倡。他們同夥的人兒有四個,各處裏演說惑愚氓。無知的百姓受他惑,全都入在他的那鄉。現在聲勢實在大,又占了那座完山岡。叁個月聚了人無數,積草屯糧制造槍。壹心要改變那政府,壹心要除治那君王。領著人馬把山下,簡直的殺到泰仁傍。本縣壹聽勢不好,無奈何才到此處躲災殃。望大人速速想方法,不久的就要到這方。”洪啟勛壹聽這些話,嚇的他臉兒直發黃。全州城沒有多少人共馬,好叫我心中無主張。看起來我國將來要拉倒,是怎麽屢次把亂揚?自從那泳孝奸賊滅除後,我國裏稍稍得安康。只誠想國內常常享安泰,那知今日又起禍壹場。我們的兵馬實在不強盛,怎能夠除治他們壹幫?事到此逼我也無有法,就得拿這殘兵敗將走壹場,萬壹要把他們打敗了。也算是我國的福分強。要是不能夠把他們來勝,也就免不了把身亡,人生百歲也是死。話說洪大人思想壹會,遂來在教軍場內壹看那兵將老的老,小的小,器械也不整齊,子藥也無多少,暗自說道:“像這樣的兵將,可有何用呢?”事到如此,也說不了啦,遂挑了叁千兵,自己帶領著,撲奔泰仁縣而去。這且不表。單說金有聲自從得了泰仁縣,又商量著去取古埠,遂命堯在天帶領壹隊人馬鎮守泰仁。自己與金玉均等點齊兵馬,望古埠進發。壹路秋毫無犯,百姓望風而降,靡廢(費)事也就把古埠縣得了。古埠縣的知縣徐尊,見勢不好,逃奔全州而去。中途上過(遇)見那洪啟勛的兵,遂把上項之事,對洪啟勛述說了壹遍。洪啟勛說道:“賊人既在古埠,咱不必奔泰仁,奔古埠去吧。”遂帶兵丁撲奔古埠而發。這日到了古埠,離城十裏,安營下寨。早有探馬報於有聲,有聲聞言,慌忙上了大帳,可就傳起令來了。金有聲坐在大帳中:令旗令箭手中擎。開言不把別人叫,叫聲:“大小眾兵丁,洪啟勛今日發人馬,壹心要把咱們攻。大家可要齊用力,別讓他們把咱贏。”眾兒郎壹齊說:“尊令!”壹個壹個抖威風。金有聲這才拿出壹支令:“玉均將軍妳是聽,妳領叁千人共馬,前頭以裏作先鋒。出城妳往北邊走,對他右邊用槍崩。”玉均領命他去了,又叫壹聲黃伯雄:“命妳領著叁千隊,出此城中正南行,繞個彎兒正西轉,在他左邊用槍攻。”伯雄領命他去了。又叫壹聲錢老兄:“中飽兄妳把城來守,準備著敗陣打接應。”傳令壹(已)畢把帳下,自己也領叁千兵,人馬駝駝向前去,威威烈烈鬼神驚。出城走了七八裏,遠遠望見那股兵,吩咐壹聲:“紮住隊,列成陣式就開攻。”洪啟勛這邊也看見,將人馬列在西與東。中間讓出壹條路,對著有聲用槍轟。兩邊這才壹齊開槍打,勢如爆竹壹般同。烈煙飛天看不見面,彈子吱吱來往衝。自辰時打到晌午正,有聲傷了五百兵。正是啟勛要得勝,忽聽的左右槍兒響連聲。要問那裏槍兒響,來了玉均、伯雄人二名。左右夾攻壹齊打,可惜啟勛那些兵。兩邊的兵丁直是倒,轉眼間死了七百名。有聲的兵將又往上闖,忽拉壹聲炸了營。啟勛壹見勢不好,帶領人馬敗下風。啟勛的兵馬頭裏跑,有聲後邊追趕不放松。叁千兵馬死了壹大半,才逃出龍潭虎穴中。二十裏外安營寨,看了看手下只剩叁百名。那些個也有跑的也有死,這壹仗敗的實在兇。無奈何收拾殘兵往北走,不回全州奔漢城。壹心要把天子見,讓那君王想調停。押下啟勛且不表,再把有聲得勝明壹明。話說金有聲打了壹個勝仗,得了無數器械,又收了許多降兵,遂同玉均、伯雄,帶領人馬回到古埠,殺牛宰羊,大排宴筵,慶賀功勞。那有聲在酒席筵前,對著四位頭領說道:“現在咱們把洪啟勛打敗了,他必然搬兵前來復仇,到那個時候,咱們兵雖然夠用,但是少帶領之人,壹旦敗了,豈不貽笑大方?此時不得不先打算打算。”黃伯雄從那邊說道:“兄長有壹個人,妳忘了嗎?”有聲說:“是何人呢?”伯雄說:“就是侯元首,現在平壤雲府教書,此人才幹學問,勝妳我兄弟十倍,兄長素常日子,也是常稱道此人。今日何不修封書信,把他請來,讓他幫助作事呢?”有聲說道:“若非賢弟壹言,幾乎誤了大事,我怎麽就把他忘了呢?”遂命黃伯雄,與元首寫了壹封書信,下到平壤而去。這且不提。單說洪啟勛打了壹個大敗仗,看這東學黨聲勢甚盛,恐怕日後難治,遂帶著殘兵敗將,見天子去。這日到了漢城,見了天子,把東學黨亂奏了壹遍。天子聞聽此言,嚇的魂不附體,說道:“這可如何是好呢?”遂把兵部尚書李完用宣上殿,這個時候,雲在霄的兵權,全都撤了,所有壹概兵事,全歸李完用調用,當日上得殿來說道:“我主將臣喚來,有何事相商?”天子說道:“現在全羅道有東學黨作亂,妳快派些兵丁,讓洪啟勛領著前去打賊。”於是李完用選了些老少不堪之兵,發了幾尊不好使的炮,就讓啟勛帶去。洪啟勛大兵,與那東學黨又連打數仗,也未得勝,全羅城池全都失了,洪啟勛陣亡而死。外面告急文書,屢次望京裏報,天子也是無法。當時驚動了那親王李應藩,急忙上金殿,對著天子說道:“現在兵微將弱恐其不能剿賊,再等幾日,必釀成大禍,咱們不如上中國求救去吧。”李熙皇帝說:“叔父說好便好。”遂坐上輦,到了中國領事使館。袁世凱接到屋中坐下,說道:“國王到此,有何軍情大事相商?”熙皇說道:“將軍不知聽小王道來。”好壹個幼小無謀李熙皇,妳看他未從開口淚汪汪:“要問我今日到此什麽事,將軍妳洗耳聽其詳。只因為金有聲賊子造了反,在全羅倡興東學惑愚氓。金玉均從日本回來入了夥,領著那無數愚民來遭殃。先攻破泰仁、古埠兩個縣,現如今臨近城池全部降。聲勢太重無人敢擋,洪啟勛也敗兵在那鄉。我國的兵將屢次打敗仗,那賊匪壹天比著壹天狂。全羅道大小城池全都陷,不久的就到這座漢城傍。我國裏兵微將寡不能治,敢乞求貴國發兵把我幫。貴國裏若是坐視不來救,我韓國眼睛瞅著就要亡。高麗本是中國壹屬國,年年進貢在朝堂。我國的亂也就是妳國亂,我國亡妳國也難久長。我國與妳國界挨界,咱兩國本是唇齒之邦。唇亡齒寒古人講,獨不記虢虞事壹樁。貴國今日若不把我國救,別的國必然把手張。要等著他國插上手,於妳國臉上也無光。望貴國快發人共馬,好來平亂到這方,壹來是我國把恩德感,二來是保護妳國眾紳商。小王我因此來求見,望領事思量壹思量。”話說高麗國王說完了壹片言語,袁世凱說道:“國王既來求救,我國那有不發兵的道理。”遂將韓皇這壹片求救的言,寫了壹封電信,打到咱國。咱國中遂派海軍提督丁汝昌,帶了兩只輪船,先到仁川,保護咱國的商人,又派直隸提督葉誌超,太原鎮總兵聶士成,帶領壹千五百人,拉了十尊大炮,望高麗進發。押下壹頭,再表壹尾。單說侯元首在雲府教書。光陰迅速,不知不覺,就是十壹年。正趕上這年東學黨作亂,他壹聽說這個話,他遂對著學生們說道:“妳們好好求學吧,看看現在咱們國家這樣軟弱,日本屢次前來起事,現在又起了內亂,將來怕是不好,要想護咱這國家,全仗著妳們當學生的了。”正自說著,書童進來稟道:“說外面有下書人要見侯先生。”侯元首說道:“那處下書的人?讓他進來吧。”不多壹時,那下書的進來,使了壹禮,將書子呈上。侯元首接過,拆開封口,可就看起來了。上寫著:“拜上元首老仁兄”;下墜著:“敬祝福履與時逢咱兄弟自從在劍水驛分了手,於是忽忽八九冬。常想仁兄不見面,每於無人之處落淚橫。在全州小弟也從(曾)與兄捎過信,請兄長前去當差到衙中。兄長回信說是教書好,所以妳我兄弟又未相逢。現如今小弟立下壹朋友:他的名叫金有聲。此人與兄也有舊,他言說兄長與他有恩情。有聲創下東學黨,小弟我也入在那裏中。錢中飽、堯在天人兒兩個,還有那金氏玉均老英雄。在完山以上立下會,招集無數眾人丁,想著要改換政府行新政,想著要易換君主民權行。日本國外面幫助我,李完用朝中為內應。人馬也有二萬整,得了那泰仁、古埠兩座城。兄長素抱保國誌,何不今日顯威風?望兄長見字無辭這邊往,我這裏現在缺少壹頭領。壹來是咱們兄弟得相聚,二來是保護國家求太平。這機會實在是不容易,兄長妳千萬不要把他扔。”右寫著:“黃氏伯雄叁頓首”,左寫著:“七月九日燈下衝。”元首他看罷這封信,不由的腹內叮嚀又叮嚀。話說侯元首看了伯雄這封信,暗自想道:“他們倡興東學,藉著這個名目以改易國家,命我前去幫助他們,這倒是好事但是他們倚著日本,又收留那賊子金玉均,以本國人害本國人,不用說事情不能成,就是成了必入了日本人的圈套。再說這些無知的百姓,那能成大事呢?”正是他胡思亂想,忽有人來說道:“有中國壹千多兵從南邊過去,說是替咱國平東學黨賊。”元首說:“得啦,那中國兵壹去,他們必然瓦解,我若不去勸他們改邪歸正,恐怕難免壹敗之苦。”遂對著學生們說道:“妳們在家用功,我上全州去幾天就回來。”說罷命家人將那匹追風豹備上,把那送信人先打發了,然後騎上那匹追風豹,撲奔全州而去。這日到了全州,正趕上有聲新近把全州打破,此時全在城裏住著呢。元首打聽明白,進了城,到衙門以外,見了門役,說:“妳快去通報妳們頭領得知,就說有侯元首前來求見。”門役進去報於有聲,有聲聽說元首來了,急忙整冠束帶,與那金玉均等,壹齊接出門來,讓至大廳,分賓主坐下,正是:英雄迷路無人救,來了仁村渡筏人。要知後事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

下壹章節:第十壹回 中國平定東學黨 日本

返回《英雄淚》章節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