段何

顯示/隱藏目錄

進士段何,賃居客戶裏。太和八年夏,臥疾逾月。小愈,晝日因力櫛沐,憑幾而坐。忽有壹丈夫,自所居壁縫中出,裳而不衣,嘯傲立於何前。熟顧何曰:“疾病若此,胡不娶壹妻,俾侍疾,忽爾病卒,則如之何?”何知其鬼物矣。曰:“某舉子貧寒,無意婚娶。”其人曰:“請與君作媒氏,今有人家女子,容德可觀,中外清顯,姻屬甚廣,自有資従,不煩君財聘。”何曰:“未成名,終無此意。”其人又曰:“不以禮,亦可矣,今便與君迎來。”其人遂出門,須臾復來。曰:“至矣。”俄有四人,負金璧輿,従二青衣,壹雲髻,壹半髻,皆絕色。二蒼頭,持裝奩衣篋,直置輿於階前。媒者又引入閤中,垂幃掩戶,復至何前曰:“迎他良家子來,都不為禮,無乃不可乎?”何惡之,兼以困憊,就枕不顧。媒又曰:“縱無意收采,第試壹觀。”如是說諭再三,何終不應。食頃,媒者復引出門,輿中者乃以紅箋題詩壹篇,置何案上而去。其詩雲:“樂廣清羸經幾年,姹娘相托不論錢。輕盈妙質歸何處,惆悵碧樓紅玉田。”其書跡柔媚,亦無姓名,紙末唯書壹“我”字。何自此疾病日退。

下壹章節:胡媚兒

返回《河東記》章節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