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為首頁收藏本頁資料倉庫證券大數據English Data
人物生平政治成就軼事典故人物評價人物家世人物故居藝術形象
簡要介紹

孫科(1891.10.20—1973.09.13),字連生,哲生。廣東香山縣翠亨村人(今中山市南朗鎮翠亨村) ,孫中山長子。1891年10月20日出生。曾任中華民國考試院行政院立法院長。

早年時期

1891年10月20日,孫科出生。雖然孫中山先生畢生在為革命勞碌奔波,但對於自己唯壹的兒子,他不僅充當著壹個父親的角色,更是兒子孫科的人生與革命導師的角色。正是在他的引導下,孫科早年便投入革命並長期擔任國民黨的要職。也正是在父親的督促下,孫科養成了好讀書的習慣,並以“養浩然氣,讀有用書”自勉,壹直到晚年移居美國,仍然讀書不輟。

1895年,孫科隨祖母移居美國夏威夷的檀香山,

孫科早年在檀香山讀中學時,孫中山就曾經從英國寄給他壹套“人人文庫”叢書,這套壹百多冊的英文文學書籍,都是英美著名大作家撰寫的小說、劇本,信中還不忘告誡兒子:“妳要使英文進步,單靠學校的課本是不夠的,必須多多閱讀文學名著,久而久之,自然會有進步。”孫科準備在中學畢業後研究農業,孫中山非常贊賞兒子的選擇,親自為他選擇學校。檀香山中學畢業,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文學士,哥倫比亞大學碩士,哥倫比亞大學榮譽法學博士

1907年,孫科在檀香山加入同盟會後,擔任《自由新報》、《大聲周刊》的編輯,孫中山甚感欣慰。回到國內後,孫中山與孫科寫信的主要內容,仍然是讀書。1910年參入《自由新報》編輯工作。1917年回中國,在廣州擔任大元帥府秘書。

1912年孫科與陳淑英在檀香山成親,婚後赴美留學,陳淑英相伴而行。第二年在加州的柏克萊,陳淑英生下大兒子。兒子生下後便去電告知他祖父孫中山,孫中山以國家初建,百廢待新,因之希望國治民安,天下太平,所以給大孫子取了個“治平”的名字。

1914年,陳淑英又生下次子。此時,正值袁世凱企圖復辟帝制,孫中山為再造民國而創立中華革命黨。孫中山以蓋治國之道,先求平安,再求強盛,故而給其次孫取名治強。

隨父革命

1918年到1920年,孫科擔任非常國會參議院秘書兼廣州時報編輯。1919年,孫科撰寫了《都市規劃論》、《廣告心理學概論》兩書,且積極從事譯述的工作,受到父親的好評。而不管到什麽地方,孫中山與兒子的主要溝通內容幾乎都是以書為載體。孫科在《八十述略》中回憶道:“先父不時從各地寄來壹大包壹大包的書籍要我閱讀。如果他到南洋壹帶,寄來的幾乎全是中國的線裝書;到了歐美,便寄來英文的各種名著來。

”1923年,長女生於廣州,仍由孫中山命名,取名“穗英”,1925年,陳淑英又生次女穗華,此時孫中山已赴北京。

對待革命的問題上,孫中山從來沒有給兒子以特別的照顧,或者說偏袒兒子。孫科最初回國時,廖仲愷認為他在美國研究過市政,又有都市規劃著作,是廣州市長的理想人選。但孫中山認為他年紀輕缺乏行政經驗而未允許,後在胡漢民的勸說下才正式委任。當時孫中山的革命軍經濟困難,孫科在廣州為其財政上的籌備做了有力的支持,成為國民政府的重要陣地。

1921年,孫科任廣州市長兼治河督辦,後任廣州市首任市長。1923年,因為籌集軍餉的問題,孫科遭到父親的責罵,他認為是胡漢民假借命令索錢,挑撥他父子不和,並用手杖打向胡漢民,結果驚動了孫中山。孫中山怒不可遏,壹手奪過衛士的駁殼槍,就要打孫科。而孫科後來與胡漢民不和,發展到互相猜忌,孫中山立即寫信給他說:“正宜開誠布公,同心協力,以共扶危局。”1923年2月再任廣州市長。10月參與中國國民黨改組,獲指定為國民黨臨時中央執行委員會委員,負責起草黨綱章程。1924年主持國民黨廣州特別黨部,6月與黃季陸合作提出《彈劾共產黨案》。

任職國府

1925年7月國民政府在廣州開府,任政府委員。1926年1月任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。5月第三次就任廣州市長。1927年3月任國民黨常務委員與國民政府常務委員。7月隨汪兆銘清共。

1928年,北伐戰爭完成,中國基本實現了形式上的統壹,為“國家改造”提供了壹個“千載壹時的機會”。孫科認為“如果革命而沒有建設,實在可說是完全失掉了革命的真意義。”於是,他主張以漸進的方式促進國民黨革新,以推動中國現代化的發展。1928年1月,孫科與胡漢民與伍朝樞赴英、德等地考察,起草《中國國民黨訓政大綱》,協助制定《中華民國國民政府組織法》。10月任鐵道部長與考試院副院長。

1929年,孫科親領籌辦總理故鄉紀念學校壹所(即今日的中山紀念中學)之責。1931年改任行政院長,因財政危機旋即辭職。同年5月,汪精衛、孫科等人,在廣州成立了壹個廣州國民政府,和蔣介石的南京政府相對抗。由於孫科上臺後,政府財政無比困難,不到1個月便辭職了。孫科呼籲從速實施憲政。

1932年改任立法院長,曾鼓吹實行立憲制度,但遭蔣介石冷遇。其間連任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。1936年“中蘇文化協會”成立,出任首屆會長。1938年奉派中國政府代表及蔣介石特使與蘇聯談判,簽訂《中蘇互不侵犯條約》和《中蘇商務條約》,爭取蘇聯援助中國抗日戰爭。1944年11月,孫科在《紐約時報》撰文,暢談他長期以來對在中國實現英、美民主制度的理想。1945年出任國民政府副主席兼立法院長,國民黨中常委。1946年1月代表國民黨與中國共產黨協商,然後跟隨蔣介石進攻共產黨占領區。1946年下半年,隨著國內政治環境的急劇變化,孫科從自己原來的立場全面後退,停止革新宣傳,轉而支持蔣介石的政策。

黯然下臺

1947年並任國民政府副主席。1948年與李宗仁競選副總統落選,後再度出任行政院長。1948年11月,獲蔣任為行政院長。1948年11月至1949年3月,孫科出任國民黨行政院長,在國民黨軍戰略決戰失敗的背景下,竭力逼蔣介石下野,進行和談尋求“光榮的和平”,以挽救國民黨的統治。孫科內閣組成之時,正是人民解放軍將杜聿明集團包圍起來準備聚殲之際。

桂系李宗仁、白崇禧乘機“逼宮”,要求蔣介石下野和談。蔣壹度答應於元旦引退,在這壹背景下,孫科雖也壹再向“蔣總統建議和談”,但是決定“不致立即作重開和談之努力,而暫時采取觀望之態度,以等待適當之時機”。因此,當新聞報道他已派代表到上海香港李濟深磋商和談條件時,他當即否認。正在孫科期待“適當之時機”到來時,中共宣布了戰犯名單,蔣介石、李宗仁、孫科等都名列榜首。蔣很惱火,聲稱“我如不能戰,即亦不能和。我如能戰,則言和又徒使士氣人心解體。故無論我能戰與否,言和皆有百害而無壹利”。於是蔣改寫了自己的新年文告和有關演講詞。壹方面,他宣稱內戰責任須由中共承擔,聲稱他壹直本著“和平建國”的壹貫政策“為蘄求和平與共黨委曲求全”,但是中共全面“叛亂”,他不得不“戡亂”。如果中共無“誠意”,他就“決予剿平”。孫科對此非常不滿。這些表明,孫科在內戰責任與和談條件上向中共做了壹點“讓步”,並要求蔣下野。孫科宣稱他既然“擔當行政院長的重任”,就須“以最大的努力,求和平的實現”。

在孫科的壓力下,蔣介石於1949年1月2日召集孫科、吳鐵城張治中張群等人討論與中共和平談判問題。討論結果是,孫科致電邵力子到寧會商進行辦法,並要求他出任首席談判代表。雖然蔣介石仍然戀戰不退,但是,形勢的發展對蔣更為不利。人民解放軍壹方面於1949年1月14日總攻天津,壹方面前進到長江北岸。毛澤東選擇在總攻天津的當天發表聲明,宣布國民黨政府如果“願意實現真正的民主的和平”,就須以八個條件為基礎進行談判。這壹聲明在國民黨政府內立即引起反響。58名立法委員1949年1月16日聯名致函孫科,認為中共既然“表示願與政府商談和平,此誠實現和平之適宜時機”。1949年1月19日,“未及簽名”的立法委員40余人致函孫科提出同樣主張。壹些人則明確要求:“蔣總統完成了領導北伐與抗戰的歷史使命,有權利光榮退休,不必再將國事煩他。”孫科立即在1月17日召開的國民黨中政會會議上出示立法委員信件,在1949年1月19日內閣會議上,他又宣稱立法委員兩度致函“多為和平而呼籲”,強調這是“普遍民意之所趨”,因此“應及時就此案予以討論”。在這種背景下,蔣介石於1949年1月21日宣布“引退”。雖然蔣稱其下野是桂系逼的,但也有孫科的“功勞”。

蔣介石下野後,孫科、蔣介石、李宗仁圍繞什麽樣的“和平”展開了新的較量。孫科把尋求“光榮的和平”以維持國民黨的統治,作為他的主要任務。桂系的首要打算是,壹方面企圖聯合中共壹致對蔣,以防其再起,壹方面憑借“長江天險,拒敵渡江”,達到“以長江為界,長江以北讓共產黨去搞,長江以南由我們來搞”的目的。如果該目的達不到,李宗仁就打算由自己與中共進行全面和平談判,以“建立聯合政府”。

1949年1月27日,李宗仁發出致毛澤東的卯陽電,再次強調以八條為和談基礎,特別是贊成商談懲辦戰犯。中共表示歡迎,指出如果他立即逮捕主要戰犯,“以便實現真和平真民主,那就是好的”。實際上,李宗仁此舉也未成功,其原因在於遭到蔣、孫的聯合抵制。孫科則壹方面拒絕回南京,壹方面以李宗仁曾計劃遷都廣州為由,聲稱“政府遷地辦公”是“得李副總統(而非李代總統)同意”的,決非他“所可獨斷”。孫科壹再強調“光榮的和平”、“平等的和平”,雖然是針對中共而來,也是對桂系作側面的攻擊。僅僅是桂系的壓力,還不足以迫使孫科去職,孫科還遭到蔣介石的反對。在1949年2月17日,蔣就強調李宗仁既然有意調換孫科,可由其自行決定其行政院院長的人選。3月上旬,他進壹步決定“對孫不勉強予以支持,如大勢所趨,孫被迫辭職,只有聽他辭去”。在此情況下,孫科不得不於1949年3月8日辭職,其所謂“光榮的和平”也隨之煙消雲散。

晚年落寞

孫科久居高位,與父親孫中山壹樣“不蓄私財”。正因為孫科囊中羞澀,以致他漂泊海外的生活是異常艱苦的。孫科夫婦出國遠行的盤纏,還是靠賣了房子湊足的。1951年赴法國。1952年,孫科移居美國,擔任“中美文化教育基金董事會”董事長。到紐約後,他做了壹次全身檢查,結果發現有十二指腸潰瘍及高血壓、失眠等病。1954年夏,因次子孫治強從香港舉家遷居美國加利福尼亞州,孫科遂遷居與次子同住。據臺灣學者莊政教授著述披露,他們閑居美國,沒有任何固定的收入,僅依靠兒女接濟小額款項,省吃儉用,壹切自己動手,度過了十多個落寞而清苦的春秋。民國時的生活,感慨不已,她對寓所描述道:那是壹幢向當地人訂租的房子,周圍全部是用木板搭建而成的,就像海邊專供遊人遊泳後休息的那種臨時房舍壹樣,風壹吹就開,無以名之,姑且稱為“火柴盒式”的房子。

孫科夫婦在與其子共同生活的十多年中,全家分別負擔清潔工作,由孫科負責打掃各室內的清潔,包括衛生間,每天用吸塵器做工;夫人陳淑英負責廚房的清潔工作;孫治強負責搬運重物品、清理戶外清潔工作,他的夫人則照顧孩子們以及承擔瑣碎的家務事。後來當孫科遷居Lagune Beack後,為了節省開支,自己種菜,自己烹飪灑掃,生活異常清苦。當時有人曾這樣描述他的生活:“壹幢簡陋的平房,沒有地毯,沒有仆人,凡事自己動手,曾經是叱咤風雲的人物,而今卻能自甘淡泊,然而他的精神生活卻非常富足,他的家中,到處都是書籍。”

對於在美國的生活狀況,孫科曾回憶說:“在美國定居的壹段悠長歲月中,友朋酬酢甚少,惟有國內去的朋友,才不惜遠道來訪;不能前來的,也多拍個電報或通電話,張君勱先生亦時相過從,所以除了 偶爾出外小作旅遊外,大部分時間都消耗在讀書上面。”孫科喜歡讀書的名聲在外,以致反對他的人也不得不承認在“黨國要人”中,他也還比較的是壹個“看看書的人”。“養浩然氣,讀有用書。”這是當年孫科在南京寓所掛的壹幅很得意的書法作品。此時,孫科年逾古稀,遠離曾經數十年相伴的政治鬥爭,終於有機會靜心修養,余暇唯以讀書自娛。他每天徒步到圖書館看書,有時直到圖書館關門,管理員催他走,他才戀戀不舍地回家。其實,孫科自幼在其父孫中山的關心、督促下,養成好讀書的習慣,晚年在異域每當展卷閱讀,父親對他的諄諄教誨就縈回腦際。1965年由美國至臺灣,任中華民國總統府高級咨議、考試院院長,1967年出任東吳大學董事長。1973年因心臟病病逝於臺北,終年82歲。

如果孫科(民國時期著名政治人物)不是妳要找的,請參考孫科的全部詞義(孫科壹共有4種含義)

1孫科(民國時期著名政治人物)
2孫科(中國內地男演員)
3孫科(舞蹈演員)
4孫科(電子科技大學教授)